Tuesday, March 13, 2012

随想

现下在读南怀瑾的《楞伽大义今释》
文字的峰回路转与当中的缠绵颇需要脑力消化、咀嚼
可能要从头再读起来连贯那些资料

这本书的初版在 1965 年
我想应该是老师刚开始说法吧
一点骂人的语气也没有

到了 80 年代开始
他老人家的述著里火药味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批评学生的疏漏


实在有感而发

我今年不极力宣传任何课程也是因为好学生难找
普通资质的已经相当稀少了
更何况好学生呢

说的直接点
就是教得吐血

不明白不打紧
愿意学的还可以慢慢教
假厉害就糟糕
但最让人心痛的是疑心重的

这种人资质低
又不会发问有营养的问题
教了还怀疑
错了还一意孤行

心寒呀
那来学做什么?
“来看看。”

大好的金钱换个 “来看看”
不如去买名牌包包
至少促进经济增长
大好的时间 “来看看”
不如去睡觉养精蓄锐

教书不留一手的倾囊而授
到头来学生比老师矜持

罢了
不教无缘人
就待有缘众

难怪南老师越教越火大
耐性越来越低
不好言相劝了
直接当头一棒

开窍是你的福报
不开窍是你的业障
就当消业

(佛家有个说法 = 被人鱼肉就是在消业)

我没有南老师的修养、道行
没耐性这么教下去
有缘的人自然会找上门来

智慧呀
三分、毫厘没价位
但有钱也买不到

慢慢在咀嚼南老师的佛经述著
才知道天下间所有的答案尽在其中
但佛经的大海难以游弋
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溺毙当中

难怪南老师奉劝人别学佛
多数人是越学越乱、越学越盲


我身边的个案也看了不少呀

佛学犹如大补品
虚不受补的人一帖下去就有中毒的现象了(我中过)
通常这个情况要泄才会复原
但人们多数不舍得

提不起来又放不下
最后是路途越来越苦
惨不忍睹

就因为惨不忍睹而不宣传开课了

决定之后
就对苍天说了
我不执着接下来的路途
有生意就接
没生意就回去当我的打工皇帝

孰料有个门子合伙做生意
现在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
合作伙伴们到目前为止还共处愉快
只差东风的莅临就敲成第一宗

两门子的事业
两个都要比重的维持

迥然不同的路交叉在一起
真是在考验我 3 年来修练、学习到的
突然似乎天天在测验自己的心

有考验是好的
师父既然已经让我独立了
现在就是看自己的本事度自己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