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5, 2011

那殊胜的快乐 - 无价

和小东西在线上聊天有些日子

我很喜欢取笑她

“呃,拍托归拍托,别闹出人命啊!记得穿雨衣哦!” --> 我主张理性教育,不是盲目教育
“什么时候把他的照片公诸于世呀,让我看看嘛!”
Ooeii,什么时候摆喜酒啊?一定要请我,ok!”

我很开心我的坚持是对的

那时把她拒于千里之外
把她的挑逗当没看到
我一一耍太极的给推掉了

现在看到她和那老实到可爱的男友的合照
我很开心
开心得泪在眼角

真的
那泪已经在眼眶里兜了

换成当年
那么可爱又猛烈的小东西一定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对于我要的猎物
我几乎很少失手

一次和她在线上聊天

“看,脱离那苦海多好。那风浪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It'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是呀。那你呢?还在那海里嘛?”
“我?哈哈。我现在是坐在 life-guard seat 的救生员。谁需要搭救,我就下海把他们救上岸。”
“啊。那不是很闷?=P”
“闷?不会呀。我很 ok 的。嘻嘻嘻。做得开心。什么东西都是讲缘分地。”

我很开心我的坚持没有错
我很开心我知道那不是爱(两个晚上的聚餐,讲不到 10 句话就开始挑逗、勾引人?那不过是一时的迷痴。爱,不是这样的)
我很开心我一路鼓励她
我很开心我有缘份认识她

我对年轻人是比较关心的 (其实对每个人都有)
因为我以前走过很多冤枉路
而那冤枉路是自己坚持走的
即便身边有多少人劝

不知是命
还是那些人的劝功不到家

10 几年来
我头破血流很多次、很多遍

所以我很积极修炼我的语言技巧
尽量以最善巧的方式开导他人

骂的
劝的
取笑的
反问的
说教的
聆听的

就算开导无效
我都把电邮址塞到他们手中
“有什么事,随时随时 email 我。我一定回复。”

当然
不是每个人都明白而领情

但我自问已经尽力了
尽力了就问心无愧

总不能时不时打电话、电邮
来个 “夺命追魂 call/email” 来说教烦死人吧?
那太低级了
我做不到

人有心要求救
不是被人追
是自己去追人的

不肯喝水的牛始终是不喝的
这道理我明白

世间所有事
我们救不完
因为体力、时间和缘分的问题

做人不能悲观
不可以因为救不完而沮丧放弃

我们该看的是那半杯满的水

救一个、是一个

=)

No comments: